文章归档:September 14th, 2018

冒着恐怖组织的威胁,他们点亮了被炸掉的巴米扬大佛

文章

4

编者按:巴米扬大佛位于阿富汗巴米扬省巴米扬市境内,深藏在阿富汗巴米扬山谷的巴米扬石窟中,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。2001年,塔利班不顾国际舆论的强烈谴责,用炸药和大炮等战争武器炸毁了佛像,14年来,多个国家的专家学者试图复原佛像,但都未能如愿。2015年6月,来自中国的张昕宇和梁红夫妇及其《侣行》团队,利用先进的建筑投影技术,成功对53米高的大佛进行了光影还原,并以此方式向中阿两国友谊致敬,这一举动获得国内外众多媒体的赞扬,同时光影还原大佛的详细过程也被张昕宇记录在新书《侣行:中国新格调:爱到极致,行到极端 3.》中。因为这一行为,该团队甚至受到恐怖组织的生命威胁。《侣行:中国新格调:爱到极致,行到极端.3》是《侣行》节目第三季的纸质书,张昕宇与梁红带领团队,西行2万千米,穿过罗布泊,探访难民营,一路经过巴基斯坦、伊拉克、叙利亚、利比亚等国家,走过全球80% 的战争国家,用生命做赌注,还原了战火笼罩下的土地上人们生活的真实场景。

我们无缘见识大佛被毁前的样子,此刻站在巨大的洞窟前,我们渺小得如巨树下蜉蝣。可以想象大佛完整的时候是多么的雄伟和震撼。

佛窟里现在只剩下密密麻麻的支架,支撑着洞窟防止其坍塌。洞窟的前方散落着很多的土石块,这些就是炸毁大佛剩下的碎片。碎片上都贴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标签,这附近的所有土石块都禁止被带走和挪动。

除了那些碎块,洞前还散落着许多的机枪弹壳和榴弹炮的碎片,还有反坦克地雷的残骸。可以想象当年塔利班是以怎样的手段来对待大佛的。

山谷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远处的土丘上能看见一些路过的人,或把摩托车停着,或把行李卸下,驻足等待着。

四辆插着阿富汗国旗的武装车驶了过来,开始我们还以为又出了什么意外,原来是库特西将军亲自带着警察部队过来了,为今夜的活动保驾护航。士兵们选好位置布好保护岗,架设上了机枪。

这时夏特领着一个人到了我面前,向我介绍:这是雕塑家阿巴斯。在阿富汗他算是一位国宝级的人物,我们在喀布尔国家博物馆见到的巴米扬大佛雕像,包括喀布尔机场的大佛雕像,都出自他手。

阿巴斯说他毕生的梦想,就是重建大佛。在2003年前后,他找过很多次当时的总统卡尔扎依,提出重建大佛的计划。因为当时战争局势刚刚缓和,美军也尚未撤离,整个国家百废待兴,所以阿巴斯的计划一直搁浅。

这次阿巴斯得知我们抵达巴米扬,要用光影还原大佛时,马上从喀布尔赶了过来,昨夜我们刚抵达的时候,他就想来找我们。他拿出自己的手机,里面有他雕塑的各种规格大小的大佛塑像。

过去十年他雕出来八尊佛像,接下来他将着手制作一个5.5米高的大佛,也就是原大佛十倍缩小后的比例。“我想通过这种方式,掌握大佛更为具体的数据信息,为将来原大小重建大佛做准备。”

人群里响起一阵喝彩声,一伙儿年轻人骑着自行车,耍着各种花式动作冲进了山谷,那是阿富汗自行车国家队的成员。他们的到来让一直静静等待的人群气氛一下子活跃了起来。

人越聚越多,甚至有些人在山谷里辟出了一块场地,开始了一场足球比赛。

“像一个大集会,或者说是个节日,就是这种感觉。”梁红说,“也只有大佛能把所有人都聚集起来,一起开心地在一起了。或许这就是我们此次来巴米扬,最大的意义了吧。”

费罗兹是来得最早的那个人。跟我们聊完后,他又独自站在了远处,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,眉头稍微舒展开了些,眼神里充满期待。夏特过去跟他聊了会儿,问他期待大佛回来吗?

他说:“我非常的期待大佛能再回到我们的身边,不止是今天,我希望以后每一天都能看见大佛。”

“那么对你自己的未来呢?你有什么期待吗?”

费罗兹抬头又看了一眼大佛才回答:“我对未来的期望是和平,希望塔利班不会再卷土重来。”

又有一辆皮卡开到了现场,车上装着很多手脚架,是上午我买了别人家盖房子的手脚架的施工方。当时买还真有点儿贵,车上下来个人,跟我握手说:“上午我不知道你们是来还原大佛的,知道后我又去买了很多的手脚架送来,这些是免费的,真的很感谢你们。”

今儿这一天收获的都是满满的感动,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鞠躬道谢。他招呼着人开工,帮我们加高和加固投影平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