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归档:September 18th, 2018

阅读 | 特朗普的期中测验,美国社会的“全民公决”!

文章

4

尽管当前美国经济增长强劲,但民意调查和专家预测显示,民主党将在11月的中期选举中占优。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迈克尔·伯斯金预计,如果民主党获胜,可能会大幅增税;如果共和党获胜,可能会使贸易战升级。这两种政策前景都会对美国乃至全球经济造成负面影响,美国决策者应竭力避免。

美国经济的强劲活力理应在今年11月的国会选举中为共和党加分不少,然而目前民意调查却显示,民主党将重新掌控国会的一院甚至两院。这同时也意味着:即使美国经济现状不会对选举产生影响,此次选举也会影响美国经济的未来。

美国经济正在增长,不仅通胀水平达到了美联储2%的目标,而且失业率也相当低 – 其中非裔与拉美裔美国人的失业率还刷新了历史最低记录。美国公司的空缺岗位数量有史以来第一次超过了失业人口数量。这种情况常常预示着(经通胀调整后的)实际工资将有所增长,这也意味着,或许美国工人终于可以从美国强大的经济中受益。而在此前乏力的经济复苏期中,很多美国工人的收入滞后于经济发展。

选举模型表明,经济强盛有利于执政党继续掌权,经济疲软则会使执政党败选。然而,即使美国经济十年来从未像今天这样欣欣向荣,大多数民调却显示,在2018年11月国会中期选举的竞选序幕中,民主党将取得明显领先的优势。此外,大部分政治学者预测,民主党人将重新掌控众议院。

同时,尽管民主党在参议院面临挑战的席位要多于共和党,但仍有部分专家预计民主党将同时重夺参议院主导权,在选举中掀起“蓝色巨浪” – 这是因为在最近举行的几次议员补缺选举中,在争取同一国会席位的情况下,民主党与共和党候选人的得票差距显著缩小了。

对这一反常现象有诸多解释:一方面,民调分析人员与专家学者的预估也可能会出差错,就像很多专家对2016年美国大选的估计一样;而另一方面,当唐纳德·特朗普总统对自己的批评者进行人身攻击时,他就可能会给自己及共和党的选举前景造成损害,尤其是在郊区女性选民中。同时,尽管民调显示,特朗普总统管理经济的一套做法得到了诸多肯定,但很多选民可能并不将当下的经济繁荣归功于特朗普的政策。

此外还有一种解释,即选举中的“经济效应”不再适用。虽然经济低迷依然对执政党不利,但经济繁荣对执政党的帮助可能大不如前。这是因为,随着选民变得更加富裕,更多选民有条件对其他议题予以关注。

中期选举几乎总可以被视为对总统及其政策的一场全民公决。

在2010年与2014年中期选举中,共和党的胜利被视为对奥巴马总统的否定。如今,民主党人也力图将中期选举化为针对特朗普的一场全民公决。而共和党同样试图将中期选举的焦点对准民主党人、来自旧金山的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南希·佩洛西,因为一旦民主党重夺众议院多数党地位,佩洛西就可能以议长身份回归。但问题在于,现任总统总比热门议长人选更容易成为攻击目标,更何况是在媒体上语出惊人的特朗普。

目前,人们的关注点还停留在经济对选举可能产生的影响,但选举之后,选举结果会反作用于经济政策,进而影响经济前景。如果共和党人保有参众两院多数,那么实行至今的“促增长”税改与监管改革将延续,甚至可能进一步扩大深化;如果共和党保有参议院多数,那么会有更多保守派联邦法官得到确认。

与此相对,民主党获得众议院多数,会使特朗普的法案难以通过;获得参议院多数(尽管这不大可能实现),则会使保守派法官的任命遇阻。虽然分治的政府有时也会达成政策妥协,并共同治理强大的经济,但如果民主党重获国会一院甚至两院,很难想象上述情景会发生。这是因为,为击退同一阵营内的社会主义者对手,即使一些以温和著称的民主党人也开始向左转。越来越多的民主党人趋于形成共识:把大幅增加政府开支和加税列入议程(尽管他们对“加税”一项还所述甚少)。